Google

搬家

Written on:三月 19, 2015
Comments are closed

搬家
在雷根一 一度擔任加州州長的期間,莫瑞提乃加州議會的發言人,他的某助手有次把立法
之袞袞諸公描述成「大部分爲緊急狀況下的產物,而非重要的產物」,殊不知這也是任何從
事非輸即赢式比賽者的最佳定義,雷根顯然十分認同這句話。堪農亦曾説.,「在雷根第一任
州長的任内,大部分的時間都把立法諸公看成是『政治上的駑馬』,衰老而無用,對其言論根
本不值得特別注意,也不必嚴肅視之,尤其對反對黨的立法諸公更是如此。而民主黨人則都
被自己誇張的且華麗的競選詞句所惑,把雷根看成一個呆瓜,還説他唯一會的就是上鬣視向
大衆展開訴求,要他們改投他黨或是改變自己立場。」結果當然是雙方陷人膠著狀態。
雷根蟬聯加州州長之後的半年【一九七一年六月),莫瑞提遞上一簽呈,建議「我們應該
把個人恩怨及理念上的歧異抛在一邊,並努力確保本州的繁榮昌盛」。雷根遂同意與他見
面,見面時莫告訴雷根:「州長!我很不喜歡你,我同時知道你也不怎麼喜歡我,但是,我
們不一定非得相親相愛地一起工作不可,如果你能以嚴肅而慎重的態度面對你的工作,那麼
就讓我們一起坐下來,開始做點事情好不好?」
他們兩人合作後的第一個重大成果,就是加州社會福利法修正法案一 的通過,該法案實施後,雙方同蒙其利,就雷根總統這方面來説,打著社會福
利之名在外招搖撞騙的情事已大爲減少,對莫瑞提而言,也讓「真正窮苦」的人得到必要的
生活保障。接下來州長也和該州立法諸公展開合作,並根據該合作精神進行一系列的法案修
正工作。
十年以後,莫瑞提把這「報復性合作」〈一報遣一報的合作】模式解釋給路^堪農聽,,
「他和我都漸漸地尊敬起對方,我們來自於不同的世界,我覺得我們並未能融洽地相處,但
是當州長許下承諾後就會奉行不渝,所以在我許下承諾後,自然也就會奉行不渝了 。」
或許堪農這篇文章中最有趣的一部分,就是這種一報還一報的策略對莫瑞提而言並不是
只適用一次而已,在他和州長持續的談判過程中,莫瑞提都視此爲一必要的策略。比方説在
一九七三年,雷根打算以一公民投票的方式限制該州的稅收,雖然民意調査顯示此一議案獲
得社會大衆壓倒性的支持,但莫氏仍認爲該議案對該州窮苦人家來説是不公平的,他這一
「變節」行爲導致他日後獨自對抗該議案,最後終於正式廢止了它。雷根陣營會對他展開報
復嗎?^情況完全相反,他們在在都展示出他們運用這套策略的純熟程度和莫氏一樣。在
雙方各自表述其立場〈採取第二種選擇〕之後,又回復到合作的態勢。曾競選失敗的麥可,狄
佛就曾説道.^「鮑伯有勇氣及毅力把我們帶人這一境界,可是在此之際其他的民主黨人卻做
不到這點,最後他赢了 。他是個不錯的赢家……在他失敗時,亦是個11^好的輸家,因此,可
能是最能體會到『勝敗得失』之真正意義的一位專家。」

Previous post:

Next pos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