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

論文翻譯-已快變成一種論文翻譯習慣

Written on:四月 12, 2015
Comments are closed

已快變成一種論文翻譯習慣
我在喝著豆腐湯時睡著。這幾乎已快變成一種習慣。就我估算,我那天從早上走了五十三公里的路,越過尾股峠和輝嶺峠,沿著一道時有時無的國道一 一六五號前進。
在我所遇到的十個人中,有三個在呼呼大睡。我在走了十小時之後,在第一 一個峠的山巔,才有人跟我說話。而直到晚上九點,我才發現一家有賣酒的商店。我去睡覺時,對我自己帶著憐憫和嘲笑參半的態度。西鄉抵達須木所走的道路,遠比我沿著滾滾的槻木川所走的路徑來得筆直。但就像東米良和其他以地圖上的一點所代表的消失的村莊,以及在城市佬歌曲間所頌讚的鄉野一般,西鄉的路徑今日只存在於記憶和想像之中。
西鄕隆盛的兩面
但隔天的道路才眞是讓人叫苦連天。我首先花了兩個鐘頭吃早餐,不斷揉搓著我的腳丫 ,並趕著寫筆記。然後,我去欣賞我房間窗戶對面的小瀑布。這是須木爲何會有旅館的唯一原因。它潑濺了 一整晚,使我做了恐怖的雷雨惡夢。我去須木的郵局從帳戶裡提一點錢出來(「我們只有大鈔,」出納員憂心忡忡地說),碰到昨天那位看我止血的郵差。我最後是在幾點抵達須木?我有沒有去看醫生?我在哪裡出生?我幾歲?我在日本住了多久了?老天!
我將這些年什麼,所有的這些年^都拿來徒步旅行嗎?
我的地圖上顯示一條舊路,以大膽的兩條線畫成,經過幾個狀若好走的轉彎道路,看起來要比新公路來得好走。新公路還要經過一個山隘,通過荒涼陰沉的一公里長隧道,然後抵達小都市小林。隧道是長途徒者的地獄,尤其是公路上的隧道,爲了避開它,在路上多走個幾哩是値得的,即使在你腳底的水泡不斷感覺刺痛的情況下也一樣。郵差警告我,舊路也有經過一道短而陰暗的隧道,但它已完全遭到棄置,因此不會有隆隆駛過的卡車和令人窒息的汽油廢氣。事實上,那裡什麼也沒有。所以,它將是一場冒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