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

音樂儀式

Written on:四月 12, 2015
Comments are closed

沿路上,兩旁稻田中完全成熟的稻子使我流著口水,直到牙齒間都是細小的水流。稻田間有茄子的菜圃和廣告葡萄及梨子的告示板。路上有一棵小栗樹,我躺在樹蔭下乘涼,打了十分鐘的盹。隨後,一群戴著頭巾的女人抵達,開始將栗子丟進塑膠碗中,砰咚地大聲作響,彷彿未爆彈登陸一般。一列裝著擴音器的廂型車通過飯野小鎭,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,以大約是七千分貝的聲響,反對在鎭中裝置雷達。某些人懷疑那是爲美國核子潛艇基地導航之用。「我們要和平!和平!」擴音器尖叫著,毀滅寧靜,在越過數哩的稻田間迴盪。
我徘徊在飯野的主要街道上尋找吃中飯的地方。我在馬路的一端發現一個進行中的喪禮。而在馬路的另一端則是一群喧譁的婚宴客人。他們腋下流著汗水,將外套甩過肩膀,招呼計程車載他們到婚宴場地。但是我看不到任何餐廳。就在我第一 一次走過街道時,一個年輕女人從大門緊閉的魚店中走出,在圍裙上抹著手,問我在找什麼。
「我在找吃飯的地方,」我說。
「我們樓上有餐廳,」她說,「只是我不知道我爸爸想不想開店。今天是禮拜天。」
「我只要吃很簡單的東西,」我說,瞄著門外的啤酒板條箱。事實上,一 一樓看起來不像是個餐廳。它只是一片鋪著榻榻米的大型空間,以拉門分隔。餐廳有四座卡裝備。可見籌辦餐點的對象不是一般客人,而是婚禮或喪禮中那些組織完善的音樂儀式。
但我吃了 一頓可口的生魚片。儘管街道外面的婚禮和喪禮正在熾熱的藍色天空下進行,餐廳一直空蕩無人。最後,那位年輕女人的母親進來,在我桌子對面的坐塾撲通坐下,一來是陪我,一 一來她閒來無事丄二來,她解釋說,因爲我很奇怪。
「喔!」當她看到我的彩色大型宮崎縣地圖時說,瞪著它彷若它是一幅曼陀羅,「這張地圖會告訴你所有的事!所有你想要知道的事!你帶著這張地圖,哪裡都能去!」
「妳不爲婚禮準備外愴嗎?」我問。
「不,」母親說,斟滿我的啤酒杯,咧嘴而笑,露出一嘴像彩虹般腐壞的牙齒。「他們都是大人物。大約總共有兩百人。他們要在小林辦場優雅的婚禮。」
「那喪禮呢?」
她又咧嘴而笑,露出綠色、棕色和黑色的牙齒。「喔,我去上香了 ,但我們和那傢伙不熟。」

Previous post:

Next pos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