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

微小機會

Written on:四月 12, 2015
Comments are closed

那位母親是個開朗,身材粗短的女人。她仍穿著她去上三分鐘香的全黑套裝,完全襯托出她那頭染成薑黃色、鐵絲般的頭髮。她帶著濃濃的熊本口音,又常露出彩虹般的牙齒微笑,造成一些說話的空檔,使我幾乎聽不懂她的話。我一提到西鄉隆盛時,她便開始向我描述田原坂之役帶給這位偉人的惱恨。她講故事的態度彷彿她是親身目擊一在六個月的西南戰爭中,除了熊本城的圍城和城山的最後攻擊之外,田原坂之役可算是最知名的戰役,並可說是西鄉此次軍事行動的轉捩點。在田原坂之役前,這場叛亂仍然有以某種談判結束的微小機會。但在田原坂之役後,結果很清楚地顯示,西鄉軍只有潰敗一途。在三月三日左右,西鄉軍於距離熊本外十七公里的田原坂高處,布置一道難以攻陷的防禦陣地,以試圖阻止官軍的增援部隊在他們放棄圍城後與城中的駐軍會合。田原坂在軍事學家的心中又稱爲「自殺峠」。從北方抵達的官軍卯盡全力,猛攻此據點長達兩個禮拜。在戰鬥中,大部分的打鬥仍是以刀劍相向。而在三月十九日的週末,兩方折損的兵力總數爲三千人死亡,四千五百人受傷。在一 一十日晩上,連日來不斷增援的官軍以砲彈攻擊,將反叛軍驅離高地。
但從這位頭髮染成黃薑色的魚販母親口中所說出來的歷史,遠沒比一首一九一 一八年的歌曲來得活潑。這首歌讓人感覺有點古怪(那時是中午,她穿著全黑的套裝,而華麗的喪禮儀式就在她的魚店對面,陽光斑斕的街道上舉行)。她拍著手,對聽得入神的唯一聽眾唱道:
雨纷紛降下,纷紛降下,將馬兒和人淋濕。
他們必須穿越,他們不能穿越田原坂。
右手中是沾滿血的刀,左手握著馬的韁繩。
高而英俊地坐在馬鞍上啊,美少山丘上布滿他們的屍體,河水裡都是他們的鮮血,灌溉著秋收悲傷、狂野的秋天……

Previous post:

Next post: